《扫黑风暴》胡所长是坏人吗

lg5466 2024-05-18
摘要: 《扫黑风暴》孙浩饰演胡笑伟,把一个挣扎在黑白之间的小吏,刻画得活灵活现。胡所长招人恨吗?看到可怜的徐英子,观众恨不得生吞了这个为虎作伥的胡所长。胡所长可怜吗?测血压,泡枸杞,到了酒场依然拿壶喝白酒,喝的是酒,拼的却是命。不带个人感情色彩的来看胡所长,他,到底算不算坏人?胡所长对徐家姐弟的行为,让人不寒而栗。如果这个位置的人,不想着怎么为民办事,而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,每句话还不出格,明里根本挑不出...

《扫黑风暴》孙浩饰演胡笑伟,把一个挣扎在黑白之间的小吏,刻画得活灵活现。胡所长招人恨吗?看到可怜的徐英子,观众恨不得生吞了这个为虎作伥的胡所长。胡所长可怜吗?测血压,泡枸杞,到了酒场依然拿壶喝白酒,喝的是酒,拼的却是命。不带个人感情色彩的来看胡所长,他,到底算不算坏人?

《扫黑风暴》胡所长是坏人吗(图1)

胡所长对徐家姐弟的行为,让人不寒而栗。如果这个位置的人,不想着怎么为民办事,而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,每句话还不出格,明里根本挑不出毛病。怎么样去制止呢?怎么样去发现呢?

董区,一区之长,胡所长能够有机会坐在一个饭桌上,很明显,胡所长已经被默认为董区一个圈子的人了。明着有董区,暗里有高明远,胡所长想不进步都难,而所长的下一步就是局zhang,这样的人到了那个位置,不仅是自己了,还会带坏一个圈子的生态。可是这样的圈子,对于普通人意味着什么呢?

门难进,脸难看,事难办,为民服务上无精打采,见了上级却一股子搏命的造型,这是啥子道理?很简单,服务得再好,得到的顶多是几面锦旗,但是把上级服务好了,得到的将是升迁。

董区,十四年前,也就是说,董区(董总)在一路高升,能搭上就是光宗耀祖的未来。是你,你靠不靠近?但不付出代价,不给办事,你想进圈子?不进圈子,小胡的职业生涯,顶多被称为办案经验丰富的能手,级别就不要想了。可进了圈子,胡所长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,一件错事,和一百件错事,对于志在发展的胡所长来说,没有什么区别。所以,胡所长就变成了今天的这幅模样。

十四年对于走仕途的人来说,选择等待,就意味着职业生涯的天花板提前到来。因为每一个级别,都有一个默认的年龄上限,错过了,这辈子也就错过了。机会,大人们已经给你了。是选择上车红尘作伴,还是选择不上车,从此青灯黄卷,人生再无繁华,隐者相信,对于许多人,是会选择上车的。

所以,胡所长似乎做了一个,不那么让人觉得意外的选择。凭什么一个人就要甘于平庸呢?人的一生只有一次,十四年,有多少人能坚持十四年不上董区(原来是董总)的车呢?何况,人家根本不会等你。

一荣俱荣一损俱损,作为一个小屁泥胡所长,只能烧香拜佛,保佑自己的这些爷们能够平稳着陆,别惹出大事。可是,随着势力越来越大,人性的扭曲也更加严重了,比如孙兴。

对于底层的人,刷刷抖音,看看屏幕里的美女已经爽到不行了。可是当美女天天围着孙兴转的时候,你说他还能有什么兴趣吗?没有兴趣怎么办?那就找新的,良家的,不顺从的,这样才刺激。

所以,你会经常听说,娱乐圈某某大佬,搞某个男星。和孙兴一个道理,异性实在玩腻了,只好变着法的找刺激。此时的胡所长,谁也管不了,想切割又切不干净,惶惶不可终日,因为他也不知道,活爷爷孙兴还能怎么花样作死。

低压都100多了,这是喝长期饮酒过量、日常压力过大造成的。你说他快乐吗?根本看不出来,这样的状态,好像一个人的头上悬着把刀,个中滋味,自行体会。

写在文章最后,我们一起探讨这个问题,胡所长算坏人吗?为虎作伥确实可恨,可是他又身不由己,不听话,徐英子的下场就是胡所长的归宿。他也想帮助徐英子,给点钱,这事就算完了。胡所长的这个镜头还是展现了一丝善良,毕竟惹到的是孙兴,空口白牙是不会把事了结的。

有人可能会说,那胡所长就不能让孙兴卖自己个面子,把徐英子的事担下来?

第一,胡所长就是个小人物,孙兴卖不卖面子还不一定;

第二,如果孙兴给面子,那么也就意味着,之后胡所长还是要给孙兴办事还人情,冤情没有消灭,只是从徐英子变成了李英子而已。

综上,隐者的观点是,胡所长是一个没有勇气做好人的普通人,他算不上大奸大恶之人,却因为抵不住名利的诱惑,像棋子一样,任由摆布,坏生态的滋养下,在泥潭里越陷越深。从胡所长指责孙兴的话来看,他还算是有一点良知,不过也许是因为督导组让他害怕了,总之,他的贪欲超过了他的良知,为虎作伥十分可恨。

中元节又称斋孤,斋孤盛行于如皋、泰兴等江淮一带的民俗祭祀活动。每年农历七月半,家家户户在傍晚时分,在路边桥头旁焚烧纸钱,祭祀孤魂野鬼,祈求家人平安。

《扫黑风暴》胡所长是坏人吗(图2)

农历七月三十,是“斋孤”的日子。“斋”,有舍饭给僧道神鬼的意思;“孤”是指孤魂野鬼。这个在野外点烧黄纸祭鬼的古老民俗,在泰兴乃至苏中地区千百年来相沿至今。这个节日是中元节(泰兴民间俗称七月半)的延续,或者算中元节的组成部分。

据传说,农历七月是鬼月,初一是“开鬼门”的日子。这天,从地府出来的游魂野鬼足足饿了一年,都急不可耐地来到人间,希望可以大吃大喝一番。鬼门关开放后,人们传统上会在家门或街上进行隆重的祭鬼仪式。这一风俗后来演变为七月最后一天祭祀,形式上也简化为烧纸钱。七月的最后一天,阴间鬼神就要进“关”了,人们更忙碌了,在过去,有钱的大户人家还专门念经、放焰口,超度鬼魂,规模甚大,表示对那些没有子孙后代,平时无人祭祀的饿鬼进行施舍。

到了傍晚,人们沿途焚化纸钱。在河边沟旁、桥边、街头巷尾、三岔路口,乃至厕所头等处焚钱化纸,口中念着“大鬼小鬼拿钱用”,用以买嘱鬼魂不要干扰自己的家庭幸福和孩子们的健康成长。泰兴民间过去还有放河灯的习俗。所谓河灯,就是用各色彩纸糊成的精巧玲珑的船形物,以荷花灯最漂亮。

灯中装有半截蜡烛,有的在大贝壳里安上豆油和灯草。一般过了七月二十,人们就动手做河灯了,削篾子的削篾子,备纸的备纸。到了七月三十黄昏头,人们在河边慢慢放灯,岸上是敲锣打鼓,人头攒动,观者无数。据说过去泰兴城里红牌坊以南、庆云寺以北的史家埝河面上最是盛况空前。待油尽灯灭,人们虽意犹未尽,但也只好慢慢散去,大地才归于沉寂。

老吾老以及人之老。“斋孤”是对已故孤寡老人进行的祭祀,是一种善心的外在表现。泰兴历史悠久,文化底蕴深厚,“斋孤”习俗也折射出泰兴人骨子里的和谐朴素、宽厚善良。

当今社会倡导和谐,大力弘扬尊老爱老之风,倡导老有所养。我建议人们应该更多地去关心活着的孤寡老人,他们需要社会的关爱。

电视剧《扫黑风暴》的剧情,也越来越高能,随着薛梅尸体被发现,整体的剧情,已经完全铺展开来,在刚播出的时候,薛梅就第一时间出现,因为她的出现,让高明远十分担心,最后不得不找人解决了她,案件已经发生了14年,在这14年里,薛梅其实一直都在上访,但是高明远并没有赶尽杀绝。

《扫黑风暴》胡所长是坏人吗(图3)

由此也可以知道,薛梅所牵扯到的案件,一定不简单,所以才会让高明远如此狗急跳墙,即便是督察组当天到来,高明远也不怕触怒威严,依然用残忍的手段去解决这件事情,薛梅已经离开了将近10天,但是薛梅的女儿,依然对这件事情不知情,活在高明远为她制造的假象中,不能自拔,甚至想着要跟母亲断绝关系。

看到这里,也真心觉得,麦佳这个姑娘, 真的是太可悲了,可能高明远最初选中她,就是因为她比较好控制,刚好她是麦自立的女儿,且也有几分姿色,高明远就动了歪心思,这样可以更好地了解薛梅的动态,毕竟麦佳总是会透露自己母亲的一些消息,给到高明远,这一次薛梅上访被发现,说不定也是麦佳走漏的风声。

麦萌萌在看到新闻之后,已经有点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,毕竟这一二十年的养育之恩,不可能完全从心中抹去,麦佳此时应该非常崩溃。

高明远给麦萌萌出了一个选择题,这个局在第一集的时候,就已经布下了,高明远利用麦萌萌想要出名的心理,给她改名换姓,建立了新的生活圈子,麦萌萌在得知母亲出事之后,第一反应就是去寻找母亲,但是此时的高明远告诉麦萌萌,如果她去见母亲,那么之前的一切努力,就都白费了,这个人就会暴露在阳光之下,此时的高明远其实在赌,他觉得麦萌萌会更爱金钱。

其实无论麦萌萌怎么选择,她最后的结局,都不会是一个喜剧。如果麦萌萌选择了去找母亲,她暴露在阳光之下,身份也会被接二连三的调查,之前的一切努力,也就都白费了,另外高明远绝对不会善罢甘休,他一定会用自己的方式,来阻止麦萌萌去认亲,这一路走来,高明远已经六亲不认,更何况他压根就不喜欢麦萌萌,所以舍弃麦萌萌,也不是不可能,高明远的手段,也足够毒辣。

如果麦萌萌选择了放弃,她其实已经彻底被高明远拿捏,一个人为了走红,可以不管不顾父母的死活,这样的人,高明远更不会重视,在必要的时候,高明远依然会舍弃麦佳。

现在的麦佳还有一定的价值,等到督察组走了之后,高明远也不一定愿意做戏,很有可能就会厌恶了麦佳,如果高明远足够有耐心,还能帮她走红,但是如果高明远不念旧情,麦佳可能是一个送给别人的礼物,无论哪种结局,都不是大家愿意看到的。

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:

作者:lg5466 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lishijiao.com/yingshirenwu/1296.html发布于 2024-05-18
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历史角